此糸

你们像这样在一起多少个季节啦

遐思

*カラ松中心小作文
*2018上海高考作文题“被需要”
*胡言乱语毫无营养的文渣,注意避雷

空松躺在屋顶上,半曲着一条腿,双手枕在脑后,正望着天出神。
吉他搁在一边,已经紧过了弦,调好了音,甚至上了蜡,漆面闪闪发光的,但他完全没有弹的心情。
屋檐后探出一个脑袋,脑后的一根呆毛因为兴奋而像天线似的直立着。
“唱歌吗?空松哥哥!”
“不,今天不行,十四松。”
他连头都没抬,就知道那根呆毛肯定一瞬间蔫了下去。不过十四松的这份失落也仅持续了几秒。他听见他踩着瓦片噔噔噔的下楼声,然后是被一层房顶滤过的略显模糊的呼喊声。
“一松哥哥!一松哥哥!我们去做挥棒练习吧!”
看,不是他也可以。他并不是必需的。缺了他这个家也还是能好好地运作下去。
空松继续望着天,享受着他难得的独处时间。天气很好,没有下雨,也没有过于热烈的阳光。碧蓝澄澈的天空不知怎的在他眼中和大海重叠起来,一波波海浪漫上脚踝,他的鼻尖拂过海风的咸腥味。悠悠浮动的云朵聚合变幻,竟像是个梨的形状。
这样的想法甫一冒出,以前绑绷带的地方就隐隐作痛起来。他皱眉,叹了口气。
之后要干的事情还有很多——给小松买啤酒,帮一松喂猫,替十四松擦洗棒球手套,还有椴松的话费也该充了。
仅这么一想,就连这忙里偷闲的一个上午都变得不那么安稳。
好像之前也是在房顶上,轻松也严肃地和他说过“那就好好拒绝啊”之类的话,结果最后还是把活都接回来了呢。
因为我是个温柔的男人啊——像这样的借口现在连他自己都已经骗不了了。或许真的像轻松所说的,是胆小吗?那一直以来,他在害怕什么?
云朵投下的阴影缓缓地飘过屋顶,阳光投射下来,空松不禁眯起了眼睛。
印象里那天下午的夕阳比往日都要炫目,整个世界都浸染在金红色的光晕中,青色的边缘也仿佛要在这片温暖里融化。他拄着拐杖,看着遮了大半天空的橘红夕阳下五个渐行渐远的身影,没来由地觉得冷。冰冷的海水漫过腰腹,漫上胸膛,最终将他整个吞没,在晕眩和耳鸣中,夕阳终于沉落下去。最后一丝暖意散去,黑暗一点一点地将他身周的空气填满。
可怕啊,真是可怕。
最终他挣扎上岸了。他开始发光发亮,闪闪的刺得人眼睛生疼。这样就不会再落入冰冷的海水中,这样即使在下坠中也是有人能看见他,能伸手拉他一把的吧?
身边没有钟表,空松不确定自己已经躺了多久,春末暖融融的阳光晒得他有些晕眩。不过太阳已经移动到了头顶正上方,他原本被拉长的影子一点点缩短,直至消失。
该起来了,还有事要做呢。他心里叹了口气,站起身子,拿过一边被晒得暖烘烘的吉他。谁让我是世界上最温柔的男人呢。
临下楼前,他摸了摸自己的心口。一个人独处的时候,那颗闪着光的mirror ball,终于不用发光而黯淡下去。




评论

热度(9)